周立兵:做诚实开放的研究人


  • 232
  • 0
  • 0
暨南大学校友总会成立于1992年12月25日,至今已有25年的历史,现任会长是马有恒先生。校友组织形式多样,既有地方校友会、专业同学会,也有行业联谊会等,已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暨南校友联络网。
 访问      
发布时间: 2016-01-05 11:15    更新时间: 2016-01-05 11:15

介绍

     “没什么特别的”,周立兵这样形容自己,但是翻开他的履历,却有截然不同的感受。长期以来,周立兵致力研究神经网络形成的分子调控机制、可塑性及神经再生与修复,在Science、Nature Neuroscience、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、PNAS、Cerebral Cortex等国际著名学术刊物发表论文多篇。坚持不懈的研究让他于2009年获教育部“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”资助,2010年获“千百十”工程省级培养对象,2014年又入选“广东特支计划”,成为“百千万工程领军人才”。

    从带着“创建自己的团队,做自己的研究”的想法回到祖国怀抱,到入职暨南大学出任粤港澳中枢神经再生研究院副院长。在暨南大学的这些日子里,周立兵秉持自己的理念,立志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做诚实、开放的研究人。

“回来的决定是正确的”

    2003年周立兵获中山大学人体解剖学与组织胚胎学硕士学位;而后赴鲁汶大学学习,这所被誉为“比利时国家大学”的古老大学培养了几位诺贝尔奖获得者,在这里周立兵获得了第二医学硕士学位,并于2008年获比利时鲁汶大学神经生物学博士学位;而后在该校神经科学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。

    2009年对于周立兵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,那年他面前摆着一道重要的选择题:回国、留在鲁汶大学,还是去美国的大学?众多选项中,他选择了回国,进而选择了暨南大学。周立兵说,2009年国内发展很快,对科学研究也很支持,最终来到暨南大学也是苏国辉院士的推荐,“我毕业答辩时见过苏院士,那年3月份来过一次暨南大学,这里环境和氛围都很好”。周立兵说,暨南大学是侨校,有特色,和海外的联系很密切,地理位置也很好,再加上太太和孩子还是喜欢国内的生活,所以选择了回国。

    回国以后,周立兵开始组建自己的团队、实验室。刚开始的一年半,日子并不轻松,没有团队成员,经费有限、实验室没有设备,装修也要自己完成。“我就看着笼子里的小白鼠,没有实验做,心里很焦虑”,周立兵说。幸运的是,在各部门的帮助下,这些问题都逐渐得到了解决。粤港澳中枢神经再生研究所建了起来,还有了一批海外归来的优秀成员,和海外10余所高校开展合作,每年都有30多位海外学者来访交流、合作。研究院在2012年成功获批“广东省脑功能与疾病医学重点实验室”,2015年通过教育部“中枢神经再生国际合作联合实验室”立项论证。“虽然在初期遇到了一些困难,但是经过五六年觉得回来的决定是正确的,可以自己建团队,做一些共同感兴趣的事情”,周立兵说。

“从根本去解决问题”

    有了自己的团队和实验室,周立兵的研究也不断深入。中枢神经再生与修复是世界性难题,脊髓损伤、脑发育性疾病、抑郁等神经精神性疾病,老年性痴呆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等严重影响人类的生存质量,给家庭和社会造成严重的负担。这些疾病主要因神经网络结构和功能的异常所引起。周立兵团队从神经网络形成的调控机制入手,希望通过重建适宜的局部微环境,促进损伤神经元轴突的再生、联系的重建,从而实现功能的恢复。

    “成年中枢神经再生十分困难,保护受损的神经元、促进尚未完全死亡的神经结构和功能代偿,有可能是实现功能恢复的重要途径。”周立兵解释说。因此他的团队也在开展如干细胞移植、运动干预等治疗脊髓损伤修复方面的研究。

    成年的中枢神经系统绝大多数神经元失去了细胞分裂的能力,再生能力显著下降,但是在胚胎期的神经元有很强的生长能力,与成年神经元具有显著性差异,这其中的机制是什么?哪个关键基因发生了变化?又有什么样的环境导致了成年前后的再生能力差异?要从根本上去解决这些问题,就需要科研人员从大量的基因中找到关键的调控基因,使基因能够表达,但是基因数量众多,没有大量的实验和尝试是不可能解决的。

    寻找的过程很漫长,但是周立兵却很有信心。“每个人只能做一点点,但是大家都在做,每个人做一块就可以找到。没有人去做是解决不了的,所以必须做。”

“诚实、开放是学生的基本素质”

    对待研究,周立兵认真负责,对待学生亦是如此。诚实是他对学生的基本要求,在实验中不做假不掺假,一定要看到第一手资料、第一手实验数据是周立兵的规矩。“做人做事都要诚实,诚实是底线”,周立兵说。除了诚实,开放也是对学生的基本要求。开放意味着学生要学会共享、互助,汲取海内外的优秀成果,每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但是信息的共享或许就能给双方都带来启发。

    对硕士、博士研究生等有志从事科学研究的学生,周立兵的要求更高一些,他希望学生能够独立。研究生上周立兵的课没有教材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最新主题,每年都不一样。学生可以通过阅读文献、实验去解决每个主题延伸出来的问题,“我不会讲太多,给他们一个引子,让他们有思考的空间,可以自己去研究发现”。

    在周立兵的指导下,学生们得到了充足的成长空间,粤港澳中枢神经研究院也在他和苏国辉院士的带领下不断成长。今年12月,研究院与基础医学、临床医学、中医医学、中西医结合4个一级学科及生物医学转化研究院组合成了医学研究学科群,成为了我校13个高水平大学建设学科群中第一个项目启动团组。“虽然我们原先也有一些交叉合作,但是都是零星的,各个学科的互补性很多,是校内资源的一次整合”,周立兵说。

    暨南大学走上了建设高水平大学的快车道,周立兵希望研究院也向着更高的目标迈进,向着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目标奋斗,“我们希望能够建成国内一流,国际有影响力的中枢神经再生实验室”。

(校报学生记者 温婧)

点击进入【第634期 数字校报】:http://newspaper.jnu.edu.cn/index.aspx?bid=166

 

评论 (0人参与

最新评论

暂无评论